君子如叽_叽叽叽叽

自始至终,我的爱不变

【何撒】一封二十年前的信(一)

#平行世界设定

#脑洞流

#何撒

#何侦探x撒贝宁


2018


这是一封信,黄色的牛皮纸信封里面包裹着一张洁白的信纸,上面或许还会有些红色的条纹,就像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的那种公文用纸。蓝色的钢笔在信封上面留下了字迹鲜明的痕迹,闻起来应该是英雄的墨水,笔迹的用力和纹理能看出来是老式的英雄钢笔,八十年代最流行的那种。这款墨水和这种钢笔到了现在已经很少有人用,即使还能使用也不可能像这张纸上那样流畅和鲜明,时间仿佛没有在它的上面留下痕迹。


撒贝宁站在了桌前,黑色的老式办公桌上除了这封信空无一物,这张桌子是今天运进来的,搬之前他亲自检查过,这是一张标准的老桌子,又空又旧,除了在桌子底下被不知道...

2018-11-12

【何撒】君生我未生

第一人称预警

意识流

脑洞向,


恍惚梦醒,记忆与梦境交织相叠模糊了时间,我已然分不清哪些是真实哪些又只是一场大梦,记忆之中的人和梦境之中缓缓重合,曾经存在过得场景缓缓浮现又忽而散去,梦中高冠巍峨,黄袍披身,抬步走向的是九层高台。长歌浩渺,庄严乐声浩浩汤汤,化作长风荡尽整座长梦。


太子初立为始,经皇帝赐婚,再到困局难破,被迫和亲。身侧相伴之人始终面目模糊,唯有感觉使人莫名,相知与背叛,信任与颠覆,梦境情景骤然转换,惊醒一场沉眠。


淋漓汗水浸湿额头与脑后软枕,拉紧的窗帘隐约透出的是星点光芒,城市的霓虹彻夜不熄,银河之中的星子亘古不灭,唤醒了模糊的意识。


千载时光悠悠而过,唯有星...

2018-11-12

【何撒】狐狸和兔子

卡尔何和杰克撒


扎根于土壤之中的花朵,拥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卡尔何是这艘巨轮上为数不多的几位一等舱客户,这是一种荣耀,也是身份的象征,命运的巨轮上能够搞到一等票可不是什么容易的事,这种事的稀有程度几乎就等同于他打开房门发现里面躺了一个贫民窟的小子,也就是说这微乎其微。


卡尔志满得意的想着,他摸了摸光洁的下巴,身为上等人的骄傲让他几乎可以傲视这艘船上的所有人,当然也包括他屋里的那个小子。


杰克撒是在偷走电报的下一秒就被绑在了这个房间,柔软的床垫带着一丝丝若有似无的芬芳的空气,还有明亮的灯光,这一切都不是三等舱可以拥有的东西,陌生的环境和已经逐渐逼近的恐怖让他有些惴惴不安,...

2018-11-07

【风树】我思念他

风树向

爱情导师药草饼干


风药纯友情!!!

渴望评论。


饼干的梦里,会出现另一块饼干吗?


药草饼干曾经问过这样的问题,当时的他躲在一张硕大无比的叶子之下,淋漓的水珠从叶片的边缘淅淅沥沥的滴落,润湿了他的衣角,看向远方的眼睛之中蕴含了星星点点的光芒,柑橘属的饼干们在不远的地方笑闹,风箭手依靠在一侧,伸手挡住的是树叶之中漏下的阳光。


"我……"


风箭手饼干张口有些犹豫,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饼干会做梦吗?是会的,月光魔女在梦中遨游星海,伸手掬起一捧捧璀璨的星茫,将细碎的光点融入每一个饼干的梦境,带去香甜的芬,风箭手饼干抬起了头,仰望着粗大的树木,药草饼干...

2018-10-29

【千年古树】

个人向

脑洞流


渴望评论


你听过,树木的呢喃吗?


在沉静的月夜,璀璨的星子点缀在月夜魔女的发侧,暗金色的月牙承载着漂浮在银河之中的巫女,如水一般的光芒温柔的倾泻在这一片碧绿的森林,传递消息的风箭手陷入了沉睡,在树叶的庇荫下酣眠。最后的微风带动了一阵窸窸窣窣的声响,然后又归于沉寂。


温凉的双足化作根须探入了还带有白日余温的土地,和同样绵延的根系汇合,感受着树木们传递的消息,生命的本质在朝夕枯荣之间悄然诞生,又化作了点点翠绿的星点融入整片大陆,将森林的气息融入其中。


日复一日的生活催生了森林的生机,深夜中的絮语孕育出了清凉的风,又将灵魂注入,森林便不在沉郁,眷顾土地的神...

2018-10-29

沙雕脑洞
脑补德云腔食用更佳

我这个人就脑子里非常有泡,特别喜欢让我爱的角色端出一副大爷样儿,就像吴邪吧,我就爱让他穿一个跨栏大背心,手里还捏一个两个胖子脸这么大的大蒲扇,往脸上一盖躺公园就睡午觉。黑瞎子吧,打头上扎了一个露额头的发箍,身上套一个黑色儿的练功服,就搁旁边。跟着一群老头老太太的从哪儿打太极,小哥儿穿了一身白,跟着练太极剑,胖子就爱端着一个精品玻璃杯。里边泡了半杯子的茶叶,一边喝茶一边呸呸呸的吐茶叶梗子,蹲哪儿跟人下棋,一边下还一边抽冷子藏棋子。小花儿就不一样了!人家有格调!穿的也有身份!一身大粉儿的连身舞蹈服腰上还扎了一根红腰带,当当浪浪的拖在地上。搁对面跟老太太跳小苹果呢!

2018-10-27

恋爱脑产物,并不是客观分析。

簇邪是真的好磕,怎么说呢?这是典型性年下和非典型年下的结合。这话又怎么说呢,典型性年下指的是养成系的狼狗反扑,半路系的惊鸿一瞥和眼前那一刹那的温柔,这点簇邪有吗?有,吴邪短暂接触中的深刻影响,沙漠中那一点点的温柔,典型吗?典型,这就是典型性的由来。

非典型又怎么说呢。是特征性的形象和黎簇吴邪本身的那种交集,黎簇这人吧,有点点偏执,说俗了就是倔,死倔,又倔又犟,绑架犯和被绑架的关系有几个是吴邪这样的又有几个是黎簇这样的小屁孩?在被吴邪拉入这个网的那一刻黎簇就已经是天然的同盟,这一点没法反驳,当一方已经树立了目标的时候,黎簇就已经注定要把吴邪的影子烙在身上。

烙...

2018-10-26

【簇邪】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段子

搞笑

吴邪觉得黎簇这段日子挺有毛病,见天的没事就往他这儿凑,学也不上了,兼职也不干了一天天的跟个哈巴狗儿一样蹲他跟前,瞅了吴邪天天睡觉都是吓的一个激灵,真是真的吓人,切菜的回头一瞅,嚯,砂锅大的人脑袋,吃饭的时候回头一瞅,嚯,垃圾桶盖大的人脑袋,洗澡的时候再回头一瞅,嚯,洗脸盆大的人脑袋,可把吴邪烦坏了,掐着腰就蹲门口,手上还举着一个小板凳,指着黎簇就叨叨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你这倒霉孩子凑我这儿干嘛。"

黎簇也不恼,呵呵一笑,你自己都说了,想奸呗。

2018-10-26

【风树】曾经

深夜激情产物
无逻辑
哭泣辽,想要评论呜呜呜

生命的意义在于时间。

风箭手饼干靠在一棵巨大的树木之下,碧绿发翠的树冠在他的头上层叠,将倾泻的阳光筛成一捧捧细碎的沙砾,棕色的树干之上布满了青苔,湿润的触感轻柔的抵在他的脸上,就像是当初,他第一次拥有身体的那一天。

风箭手饼干已经想不起他作为风的时候陪伴了古树饼干多久。古树的幼苗与大陆同生,在大陆荒芜之始。第一缕的微风在金色光芒的照耀下在整片大陆轻拂而过,那是古树口中的开始。

在他有意识的那一刻,曾经的幼苗早已变成了参天的巨树,荫蔽着所有的生灵。温柔的目光注视着欢呼雀跃的饼干们,在每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在每一个月光沉静的夜。

风箭手是离古...

2018-10-22

【风树】我的朋友

第一人称预警
风树向

温柔的风,曾经守护着我,

我听到了风的声音,在寂静幽深的丛林之中,高耸入云的树木遮挡了天空中灿烂夺目的光芒,将曾经辉煌的神殿拢入那一片昏暗的光景,我在此地沉睡。

我于这片大陆伊始诞生,与土地共同成长,在漫长的岁月长河中,我始终孤身一人。逐渐粗壮的根系蔓延在土地之下,鳞次栉比的树木遮挡了耀眼的太阳。

在根系所探知的远方,我"看"到了快乐的饼干,他们似乎非常喜欢奔跑,在炎热的丛林中,在浩渺的海洋之上,在粼粼的月光之中,在黑暗的地底洞穴,饼干们的身影活跃在甜品大陆的每一个角落,除了这座神殿。

寂寞吗?也许吧,随风而来的喁喁私语在我的耳畔回荡,这是这...

2018-10-19
1 / 22

© 君子如叽_叽叽叽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