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如叽_叽叽叽叽

自始至终,我的爱不变

[莱路]报酬

清水清水

不要被屏蔽啊呜呜呜呜呜呜呜


路西恩赤/裸/着上身,虔诚而又疲惫的跪在一片空旷的月光之中,慈悲而又温柔的银色光芒笼罩着他的身体,同时也遮掩住了银白色的身影,莱恩从他的背后走来,悄无声息。路西恩似乎没有发觉,曾经引以为傲的精神力在神秘而又熟悉的力量之下变得毫无防备,这是月光的力量。红色的痕迹在光芒的引导下缓缓愈合,白皙的手指毫无征兆的按在了其中一道伤口之上,邪教徒留下的气息在莱恩的力量之下被缓慢的拔除,但是对于路西恩来说,可算不上什么美妙的滋味。


逐渐愈合的伤口被冰凉的力量摩擦,路西恩紧闭的双眼忍不住轻轻颤抖,微妙的喘/息/声逐渐笼罩了这片在他的意识中空无一人的场地。莱恩蹲下身...

2019-01-16

【雷郭】雷佳音的动物园生涯

雷佳音一年到头三百六十五天,有三百六十天整待在各个剧组,剩下的五天混迹在他自己家和郭京飞家。他俩在上戏上学,又在上海话剧艺术中心混迹十几年的时光。说实在的,上海这个地儿雷佳音可以拍着胸脯打包票,待的比他自个儿老家都熟。


一般来说,停工歇业的那几天雷佳音不是在家咸鱼就是带着老婆孩子上郭京飞家里蹭饭,俩人多年的师兄弟,又是实打实的兄弟。再加上小鲍老师手艺不错,虽然说郭老师才是实打实的做饭一把手,但是不是特殊情况还真吃不着。


这会儿赶巧,正赶上雷大脑袋生日,小鲍老师有事回不来,雷佳音收拾收拾东西,带着自家闺女包袱款款的来郭京飞这儿蹭饭。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饱暖思淫欲,酒足饭饱以后就...

2018-12-30

【何撒】收官派对




何炅站在撒贝宁面前,喧嚣的声浪在身侧骤然退去,仿佛是被一层透明的薄膜包围,撒贝宁看得见何炅的眼睛,相似的身高让他能够看进何炅的眼底,和那双在他领口上的手,被不经意间弄乱的衣领在他的手下重新恢复笔挺模样,但是又在不经意间弄乱了撒贝宁心底的一池湖水。


好像是有段日子没见了,撒贝宁恍惚的想着,意识化作了道道无色的丝线,在他的手上缠绕,撒贝宁看着他,他看着撒贝宁的领口。挂在鼻梁上的眼镜遮挡住的是眼底的情绪,五彩斑斓的镜片就像是一张张温柔的滤镜,模糊了时间的距离。空间的距离已经拉进,时间便成了一条鸿沟。


被拉回的思绪来自他轻拍的手掌,被轻捏的肩膀带着几分莫名其妙的情绪,他们交换了一个...

2018-12-18

【何撒】初雪

初雪向来是冬日里不可或缺的装扮,点点飞舞的鹅毛为这段寒冷的日子蒙上一层蓬松而又柔软的遮盖,晶莹的光泽反射着冬日里的阳光,璀璨夺目,就仿佛整个冬天都是为了迎接这样的一场大雪。


抬眼望去触目所及的,都是纷纷扬扬的白色碎屑,细碎的雪花片片的飘落,白色羽毛兜兜转转的飞旋,一片片的压上莹亮的光。这是难得的暴雪,并不柔软的雪粒倾泻而下,击打着透明的玻璃,将窗外五彩斑斓的灯火晕染成了一颗颗琐碎的星子,镶嵌在漆黑的夜中。


透明的飘窗连带着撒贝宁一起隐藏在了微冷的雪夜,牢牢拉紧的窗帘将温暖的空气和明亮的灯光一起隔绝在这个世界之外,嘈杂的声音骤然拉远,只剩下雪粒窸窸窣窣的落在屋檐之上,撒贝宁爱极了这样...

2018-12-16

一个脑洞,


何撒向

撒太子视角


大概就是,撒太子亡国以后退隐山林,有幸得仙缘升入昆仑仙府,后见故人相貌。

腿一下,明天写。


没有人会关心一个落败的太子,即使他曾经离那至高无上的皇位仅有一步之遥。正所谓,亡国之君就如败家之犬,零落仓皇。


南国覆灭已是大势所趋,先帝倒行逆施强征苛捐杂税,黎民百姓食不果腹皆是怨言纷纷,与内朝野暗潮涌动,湖国在外虎视眈眈,纵我天纵奇才也是无计可施,更何况我不过是一介不受宠爱的木人太子,更不论天资愚钝,只是一常人。


南国国运败落于南湖两国联姻之始,湖国公主暴毙,与我亲如手足倍加信任的炅谋士竟然是木兰国皇室,往日知音相交,心领神会皆是阴谋谎言,温...

2018-12-13

【双北/何撒】一封二十年前的信(三)



"在吗?"


何侦探写下这两个字之后颇为懊恼的锤了锤自己的头,他觉得自己着实是有点犯蠢,还当在2016聊QQ呢,在吗在吗在吗呢,是个人不都得说不在啊,但是现在的场景也不容许他再一次的更改,笔尖抬起的那个刹那,蓝色的墨水仿佛被吸收一般缓缓散去,何侦探抱住被子,蒙在了头上。试图用装鸵鸟的方式来躲过可能会出现的拒绝,还他妈的挺智能,何侦探捏着冰凉的手电,漫无目的的想着。


"在,来聊一聊吗?"


被放在枕头上的纸张悄无声息的浮现出了六个大字,何侦探再一次蹂躏起了已经印满了牙印的笔头,他不知道该怎么说,或许是谜一样的的生活,亦或是可能存在的距离感。确...

2018-11-15

【双北/何撒】一封来自二十年前的信(二)

#平行世界设

#何撒


1998


何侦探咬着笔头,他有点不知道怎么描述这场案子,该怎么形容呢,从人情人性来讲这就是虐待儿童之后罪人得到的应有惩罚,从法律角度来讲就是一场谋杀,蓄意或者过失暂时还不可考,目前已知的是只有一个凶手。很好,何侦探苦中作乐的想,最起码范围确定了。 他谨慎的描述着目前他所知的所有情况,思绪随着笔尖落下的轨迹缓缓浮动,他开始思考,他总觉得有些不对劲,这里的所有人他都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但是又不真切,就像是曾经多次擦肩而过的路人,你见过他很多次,但是从来没有认真的去记过他的脸。何侦探不知道该不该把这句话加上去,因为这有点无关紧要,甚至还有可能影响到撒贝宁那一边的判断。...

2018-11-13

【何撒】一封二十年前的信(一)

#平行世界设定

#脑洞流

#何撒

#何侦探x撒贝宁


2018


这是一封信,黄色的牛皮纸信封里面包裹着一张洁白的信纸,上面或许还会有些红色的条纹,就像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的那种公文用纸。蓝色的钢笔在信封上面留下了字迹鲜明的痕迹,闻起来应该是英雄的墨水,笔迹的用力和纹理能看出来是老式的英雄钢笔,八十年代最流行的那种。这款墨水和这种钢笔到了现在已经很少有人用,即使还能使用也不可能像这张纸上那样流畅和鲜明,时间仿佛没有在它的上面留下痕迹。


撒贝宁站在了桌前,黑色的老式办公桌上除了这封信空无一物,这张桌子是今天运进来的,搬之前他亲自检查过,这是一张标准的老桌子,又空又旧,除了在桌子底下被不知道...

2018-11-12
1 / 21

© 君子如叽_叽叽叽叽 | Powered by LOFTER